• 今天是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,歡迎光臨本站 

    財經新聞

    擔保公司定位——“銀行的防火墻,中小企業的保護傘”

    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5-2-12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    1218,在全國促進融資性擔保行業發展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上,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指出,要充分認識融資擔保在破解小微企業和“三農”融資難題中的關鍵作用,進一步發揮政府支持融資擔保業發展的重要作用。

    實際上,在本次會議之前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融資擔保行業發展作出重要批示,特別提出“要有針對性地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大力發展政府支持的融資擔保和再擔保機構,完善銀擔合作機制,擴大小微企業和‘三農’擔保業務規模,有效降低融資成本”。

    來自中央決策層的表態,對“三期疊加”經濟形勢下處于困境中的融資擔保行業而言,無疑是一項巨大利好。眼下,擔保業需要突破經濟下行的重圍,需要社會各方更多的關懷。

    信用擔保破解“擔保圈”風險

    這兩年,連綿不絕的“擔保圈”風險讓第三方擔保的價值重新被認可。

    “擔保圈”產生于聯保、互保模式的流行,這一模式甫一誕生就被冠以“金融創新”的名頭——只要找到規定數量的擔保人,擔保人承受能力的總和足以覆蓋貸款風險,銀行就可放貸。這一模式成本低、可復制、操作簡便,企業以免費的互保義務代替擔保費用支出,被認為降低了融資成本。

    2012年鋼貿等行業形成的區域性信貸風險,循著聯?;ケP纬傻膿H?/span>,以上海為中心南下、北上至福建、山東,廣大中小企業才意識到互保聯??此茮]有成本,實際上“互保義務”中蘊藏著高昂的風險成本。

    淄博人高廣林2009年第一次使用擔保公司融資。當時,他的淄博豪藝椰棕制品有限公司擔保貸款200萬元,今年擔保貸款額增到1100萬元,與之相對應的,企業的規模從2009年年產值1000萬元猛增至今年的3億元,員工人數更是突破千人。

    但高廣林并不心安。他公司7000多萬元的流動資金中,3000多萬是貸款,其中,1100萬元是擔保公司擔保貸款,2000多萬元是“互保聯?!辟J款。這兩種借款方式對高廣林的壓力有天壤之別?!皳9静粨?/span>,就擔心互保企業跑路拖累了我們?!备邚V林說,此前一筆450萬元代償讓高廣林心有余悸。

    今年全國范圍內擔保圈風險逐漸暴露,像豪藝椰棕公司這種中小企業開始體味到互保聯保的苦楚,并對擔保公司的作用有了更直觀的認識,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發現,擔保公司除能融資外,還能幫助企業剝離風險。

    濟寧市信達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新華表示,破解各地擔保圈風險問題,必須依賴擔保公司解決?!皳9就瑫r給很多企業擔保,一家企業出事,影響的是一家擔保公司,十家企業出事,影響的還是這家擔保公司,不會拖累其他企業?!彼f。

    斬斷擔保圈風險的“傳遞性”,正是以第三方擔保為功能的擔保公司的優勢所在。和高廣林一樣,受益于擔保公司的中小企業不勝枚舉。截止到2013年末,全省有擔保機構490,累計為33.5萬戶中小企業擔保5934億元。

    山東省擔保行業協會秘書長郭淑紅認為,擔保公司定位應是“銀行的防火墻,中小企業的保護傘”?!拔覀冏鲞^統計,省內一家擔保公司平均每年可為一百多家企業做擔保,做得好的能到四五百家?!惫缂t說。

    小微企業占我國企業總數的95.6%,貢獻了50.4%的就業,是國民經濟的生力軍。農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。做好小微企業和“三農”金融服務,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,建立中小企業信用擔保體系對解決“支農支小”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2013年全省受保企業新增銷售收入2097億元、新增稅金240億元、新增就業崗位66萬個?!鞍凑瘴覀兊臏y算,平均每萬元擔保資金,可放大擔保貸款2.35,可使受保企業新增銷售收入9.1萬元、新增利稅1.1萬元?!鄙綎|省中小企業局局長王兆春介紹。

    不過,信用擔保業要充分發揮出融資和化解風險的功能,還需跨過多道坎兒。

    擔保業遭遇“李鬼”

    這幾年,全國各地興起非融資性擔保之風,風潮背后是非融資性擔保和融資性擔保的邊界不斷被混淆,大量出現的非法集資、暴力催收等問題,在很大程度上帶壞了融資性擔保行業的輿論名聲,對擔保行業造成傷害。

    “市面上的非融資性擔保公司工商登記的時候營業范圍有嚴格限定,如財產保全擔保、工程擔保、合同履約類擔保等,并不包括融資擔保業務。這類公司成立后私底下也做攬儲、過橋、放貸等業務,但業務、風控和管理能力都跟不上,風險很大?!惫缂t解釋稱,“大家看這個行業掙錢好像很容易,就都跑來做。實際上,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是個高風險、低收益的行業。它經營的是信用,管理的是風險,同時還承擔著一定的社會責任?!?/span>

    現實中,很多非融資擔保公司在業務邊界上與非法集資重疊度頗高,鬧市區常見這類打著資產管理公司、投資擔保公司、投資理財公司等名號的非融資性擔保公司,擁有豪華裝修的門面,高息吸收公眾存款。

    由于近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公司跑路者頗多,社會有些談擔保公司色變的味道,普通老百姓無法辨別兩類擔保公司的區別。張新華說,現在對外一提到擔保公司,感覺就是放高利貸的,仿佛是很不光彩的行當,這對在省金融辦注冊、注冊資本通常超過1億元的融資性擔保公司影響很惡劣。

    非融資性擔保公司由于風控不到位,無法有效控制風險,在出現風險時,容易使用暴力催收。張新華希望嚴厲打擊暴力催債:“本來企業還能正常地生產,暴力催債一逼、一催,就把他們逼跑了,如果哪個企業舉報被暴力催債逼得跑路了,公安機關應馬上立案查?!?/span>

    不過顯然,要完全規范非融資性擔保公司非常困難,這類在工商局注冊的公司沒有明確對應的責任部門,其數量之眾非某一個監管部門力量可及,多部門聯合執法的效果則受制于現行行政體制,歷來效果不佳,且易推諉。

    為了獲得足夠多的資金,非融資性擔保公司承受了很高的集資成本。很多企業正常經營都會產生過橋資金,過橋資金通常按每天千分之三的利率計算,這意味著月息高達九分,何況民間還有千分之五、千分之八的過橋利息。

    “為什么有放高息借貸、暴力催收,根上是因為有資金需求?!鄙綎|興業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總經理楊金奎認為。

    相比高利貸的暴利,“收2%擔保費、擔100%風險”的擔保行業相形見絀,尤其是在經濟下行、出現不良貸款的情況下,全省擔保行業遭遇階段性下挫,業務萎縮、入不敷出者并不鮮見。

    今年上半年,全省擔保機構482,較年初減少8,新增擔保金額546.3億元,增量同比下降9.5%;中小企業貸款擔保353.7億元,同比下降22%。個別擔保機構看到風險大、代償多,干脆歇業不干,不僅自身經營損失很大,也給行業帶來不良影響。

    銀行“抽貸”危及擔保行業

    相比非融資性擔保公司帶來的困擾,高利貸需求實質源于銀行信貸政策造成的過橋需求,銀行對中小企業的“抽貸”則進一步擴大了高利貸的危害。

    由于存貸比監管考核政策的存在,銀行貸款以短期為主,此前監管層命令禁止“借新還舊”,中小企業貸款只能采用還后續貸的辦法。但銀行的審批決策鏈較長,尤其是“擔保圈”風險暴露后,多數銀行更是上收基層分支行的審批權限,造成中小企業“過橋期”拉長,增加了流動性風險,這也是近兩年高利貸盛行的原因之一。

    這種扭曲的考核機制還造成銀行在“逆向選擇”的漩渦中越陷越深。山東濟寧永興裝飾材料有限公司的一位負責人透露:“前一陣我們提前向銀行還款,但深受其害。貸款還了兩個多月,還沒等到銀行續貸批復。銀行說到年底了,為防止出不良貸款,額度得留給那些看起來困難的企業?!?/span>

    銀行讓這些還不上的企業把利息還上,然后幫他們籌過橋資金,借新還舊,防止貸款歸入不良。還了款的企業,反而得等明年才能批復?!皩τ谟行庞玫钠髽I,自然心里不平衡?!鼻笆鲅b飾材料企業負責人稱。

    這種對待客戶信用上的“逆向選擇”,造成了銀企之間的對立。

    從中小企業的角度看,由于大部分中小企業都是“短貸長用”,銀行一年期貸款能用8個月已算不錯,經常是8個月后銀行就催著還款。記者從銀行人士處了解到,很多股份制銀行貸款目前都要附帶承兌等條件。

    濟寧市中小企業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,他到汶上調研,發現好多紡織企業老板不掙錢甚至賠錢,但他要養活廠里的工人,還有上下游客戶。銀行資金續貸下來之前,只能用社會資金來回周轉?!耙话愕牡胤姐y行,對有生產訂單的企業放貸還比較快,利率上浮100%以上,上浮100%貸出來就很不錯了?!?/span>

    銀行這種“抽貸”行為損害了中小企業,也讓擔保公司承擔了巨大壓力。經濟下行壓力加劇,造成風險暴露,這個當口銀行再“抽貸”,必然造成一種“劣幣驅逐良幣”效應:哪家擔保公司擔保業務多,隱藏的風險就越大。

    實際上,傳統“銀擔合作”模式下,銀行和擔保公司地位并不對等,銀行處于絕對強勢地位,不僅對合作擔保公司的國資、民資身份十分“挑剔”,并且擔保公司收取2%的擔保費用,出現風險后要承擔100%的風險責任,多數銀擔合作中,銀行并不分擔任何風險。

    “在‘擔保圈’風險重災區,銀行對擔保行業提高了門檻,大量的民資擔保公司,銀行拒絕合作,那對這一行業的傷害是非常大的,和銀行抽貸是一樣的?!弊筒┦兄行∑髽I局一位負責人稱。

    根本而言,止住銀行“抽貸”的根,需依靠金融系統的開放競爭和持續改革,尤其是落后的監管和考核機制。

    政府支持力度還待加強

    近期,各地市財政多已注資成立國有擔保公司,以幫助本地范圍內企業融資、化解區域金融風險。不過,國有擔保公司常常陷入盈利考核與社會責任的困窘中。政府財政資金注資成立的擔保公司,往往受國資委管理,國資委對擔保公司的盈利指標考核,但設立國資擔保公司的目的是解決企業融資和化解金融風險,這個屬性決定了其必然要讓利。

    因此,不少政府人士提出,應保持擔保公司市場化運作,政府應加大對“銀擔合作”中處于絕對弱勢的民營擔保公司注資,以提高和銀行談判的話語權,或者提高財政資金對擔保行業的補貼力度。實踐證明,這種做法在當前形勢下效果是比較好的。如果能夠再制定相應的風險分擔辦法,讓擔保企業可以化解一部分風險,這樣會更好一點。

    但政府注資民營擔保公司的力度容易受制于經濟形勢。據一位市中小企業局人士介紹,之前該市曾討論過以財政注資參股民營擔保公司的形式,財政資金占比不超過5%,這樣可以降低銀行準入的門檻,費率也低。但后來沒實施,原因還是擔保圈風險的拖累,41家融資性擔保公司,現在只剩下30多家還能維持,其他十來家不太行了,風險大了后政府資金也不敢輕易進來了。

    這實際上戳中了財政資金“國資保值”的軟肋,政府資金扶持民營擔保公司時,更愿意以財政資金引導、撬動各方資源進入,而不愿承擔實際風險。這和國外設立實際兜底的擔保風險補償基金相比,力度相去甚遠。在擔保行業上,多數地方政府選擇的是保持其市場化特性。

    1218日的電視電話會議上,國務院領導也指出,擔保行業風險高、收益低,完全靠市場的力量很難充分發揮應有的作用,政府必須在這方面有所作為。這個行業一肩挑兩頭:一方面為小微企業提供增信服務,另一方面為銀行分擔風險,因此,不少國家都把擔保作為準公共產品,給予大力支持。

    目前,英國和荷蘭的擔保資金直接來自國家預算,德國、日本、法國的擔保機構背后都有政府支持,50%以上的擔保損失由國家承擔。政府支持擔保行業,可以有多種方式,可以控股和參股融資擔保機構,直接分擔一部分風險,也可以建立“風險補償資金池”,按約定比例分擔風險,還可以從稅費等方面采取優惠政策等。

    但從國內情況看,不僅來自政府的補貼和風險分擔少之又少,擔保公司還需面對來自法律、法規等層面的諸多“歧視”。

    據了解,目前省內各地的土地房屋抵押登記部門,對擔保行業不同程度存在歧視。以某市為例,土地抵押登記目前只對銀行放開,房產抵押登記雖已對擔保公司放開,但房產二次抵押、余值抵押擔保公司尚無法登記。

    “土地、房屋乃至車輛的抵押登記,僅是一個公示作用,登記機關不承擔任何風險,抵押物的價值、辦幾次抵押,應由債權人說了算,我們債權人對風險和責任的認識,比政府的有關部門更清楚。土地抵押登記辦法,是只為銀行制定的嗎?為什么不能對所有債權人放開?”某融資擔保公司總經理說。

    更讓擔保公司覺得不可思議的是,擔保公司無法獲得金融機構應得的稅收優惠,政府補貼和風險準備金都需納稅?!?/span>2012年我納了300多萬元稅,2011年確實掙到錢了,2012年賠了好幾千萬元稅務部門怎么不管?!鄙鲜鋈耸空f。

    這些政策歧視,歸結起來就是擔保公司未獲得監管方真正的認可,未拿到“金融機構待遇”。在中國金融業分業監管的模式下,擔保業需長期面對監管利益固化的現實,改善還賴于一方監管層的決策智慧。

    返回上一步
    打印此頁
    0551-62621640
    瀏覽手機站
   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,狠狠色综合色综合网站,老熟妇牲交大全视频中文